我们该知道这本书

2019-10-03 09:02栏目:pk10三码必中规律
TAG: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生于荷兰鹿特丹,是荷裔美国人,著名的作家、历史地理学家、学者。房龙曾在康奈尔大学、慕尼黑大学学习,在历史、文化、科学等方面都有所成就,代表作有《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宽容》等。因为对普及历史文化知识有着巨大贡献,故而房龙被称作伟大的文化普及者、大师级的人物。人物生平图片 1房龙 房龙青年时期先后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和德国慕尼黑大学学习,获得博士学位,房龙在上大学前后,屡经漂泊,当过教师,编辑,记者和播音员工作,在各种岗位上历练人生,刻苦学习写作,有一度还曾经专门从通俗剧场中学习说话技巧。1913年起他开始写书,直到1921年写出《人类的故事》,一举成名,从此饮誉世界,直至1944年去世。房龙多才多艺,能说和写十种文字,拉得一手小提琴,还能画画,他的著作的插图便全部出自自己手笔。 年轻时的房龙,因经济拮据,像一头大象一样鲁莽地闯入了出版界。他指望出本 书挣钱维持生活,并以此成为到大学谋个教职的资本。但他选择的是写历史作品,当时没有人相信干这个能挣钱。由博士论文改写的《荷兰共和国的衰亡》,因其新颖的风格颇受书评界的好评,但却只售出了不到700本,于是引来了出版商满怀怜悯的话语:“我想连在街上开公交车的也比写历史的挣得多。”但有一位芝加哥的书评家却预言,要是历史都这么写的话,不久历史书将名列畅销书榜。 当一位出版商有了同样的先见之明,房龙一生的转折点便到来了。这位出版商名叫霍雷斯·利弗奈特,房龙先后和他签约写了《文明的开端》、《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宽容》等等作品。他们的合作历时10个年头。《文明的开端》的意外热销已经表明霍雷斯·利弗奈特独具慧眼,而《人类的故事》不仅引来书评界的一片欢呼并获得最佳少儿读物奖,该书共印了32版,房龙本人的收益也不少于50万美元。就连给这本书挑错儿的历史教授也不禁发出感叹:在房龙的笔下,历史上死气沉沉的人物都成了活生生的人。 也许是熟悉历史的缘故,房龙还是较早视希特勒上台为严重威胁的少数美国人之一。1938年,他出版《我们的奋斗——对希特勒所著的回答》,摆出了与德国纳粹势不两立的架势。在德国入侵他的故国荷兰、野蛮轰炸了他的出生地鹿特丹之后,房龙自称“汉克大叔”,在美国通过短波广播对被占领的荷兰进行宣传,以他特有的机智向受难的同胞传递了许多信息。房龙的作品图片 2房龙 房龙的主要著述有: 《荷兰共和国的衰亡》(又名《荷兰共和国兴衰史》)、《荷兰航海家宝典》(又名《航行于七大洋的船舶》)、《发现简史》、《古人类》、《文明的开端》、《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宽容》(又名《人类的解放》)、《美洲的故事》、《制造奇迹的人》、《伦勃朗的生平与时代》(又名《伦勃朗的人生苦旅》)、《房龙地理》(又名《人类的家园》)、《艺术》、《太平洋的故事》、《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生平与时代》、《托马斯·杰弗逊》、《西蒙·玻利瓦尔的生平与时代》。房龙的经典名言 宽容,容许别人有行动和判断的自由,对异于自己或传统见解的观点有耐心与公正的容忍。 历史多么无情而又有情,不遗忘每一个对历史的贡献,也不宽容每一个对历史的障碍。 我重复一遍,恐惧是所有不宽容的起因。 如果你一开始就画出来了,那好极了。如果你没有画出来,你就从头再来一遍,直到最后你把它画出来了。别的做法,都是瞎扯淡,白浪费时间。 勇气有许多种,但一等功勋应该留给那些举世无双的人们,他们单枪匹马,敢于面对整个社会,在最高法庭进行了宣判,而且整个社会都认为审判是合法公正的时候,敢于大声疾呼正义。人物评价图片 3房龙 褒扬 许多青少年就是在房龙著作的陪伴下成长起来的。房龙著作文笔优美,知识广博,其中不乏真知灼见。干燥无味的科学常识,经他的手笔,无论大人小孩,读他的书的人,都觉得娓娓忘倦了,在茶余饭后,得到一点科学常识。读房龙的书,对他亲手绘制的插图断不可视而不见。相反,它们是房龙作品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文字难以替代的内容。 房龙为写作历史耗费了毕生的精力与健康,用他平易近人、生动流畅的文笔把高深、晦涩的历史知识和理解、宽容和进步的思想普及到广大普通读者中,向无知与偏执不懈地挑战,其精神与功绩都值得后世的赞扬。关于房龙叙述历史的立足点,房龙始终站在全人类的高度在写作。虽然作为一个过了20岁才移居美国的荷兰人,他不可避免地更多写到他熟悉的西方,也更钟情于他的故国,但他绝不是西方中心论者。他一直在努力从人类的眼光来观察和叙述.超越地区的、宗教的、党派的和种族的偏见。他反对任何形式的狭隘,包括那种为了给本民族增光而歪曲事实的超爱国主义。 批评 有读者批评在《房龙地理》中,因其将西藏与中国分作独立的两章撰写,使得中国大陆的版本都以注释声明立场。 20世纪30年代,房龙在其文学作品《地球的故事》中提出猜想“中国的万里长城也许是人类在月球上唯一能用肉眼观察到的建筑”。这一猜想在几十年后美国宇航员登月之后被证明错误。而房龙的这一错误说法却被当做谬误广泛流传在学界。

房龙生于荷兰,是荷裔美国人,著名的作家、历史地理学家。房龙曾在康奈尔大学和慕尼黑大学学习,当过教师、记者、播音员等工作,因为《人类的故事》一书而一战成名,从此享誉世界。那么,房龙的作品都有哪些呢?图片 4房龙 美国作家房龙简介 亨德里克·威廉·房龙(Hendrik Willem Van Loon 1882--1944),荷裔美国人,著名学者,作家,历史地理学家。1882年出生在荷兰鹿特丹,他是出色的通俗作家,在历史、文化、文明、科学等方面都有著作,而且读者众多,是伟大的文化普及者,大师级的人物。 1913年起他开始写书,直到1921年写出《人类的故事》,一举成名,从此饮誉世界,直至1944年去世。房龙多才多艺,能说和写十种文字,拉得一手小提琴,还能画画,他的著作的插图便全部出自自己手笔。 也许是熟悉历史的缘故,房龙还是较早视希特勒上台为严重威胁的少数美国人之一,曾在美国通过短波广播对被占领的荷兰进行宣传。 房龙的作品 房龙的主要著述有: 《荷兰共和国的衰亡》(又名《荷兰共和国兴衰史》)、《荷兰航海家宝典》(又名《航行于七大洋的船舶》)、《发现简史》、《古人类》、《文明的开端》、《人类的故事》、《圣经的故事》、《宽容》(又名《人类的解放》)、《美洲的故事》、《制造奇迹的人》、《伦勃朗的生平与时代》(又名《伦勃朗的人生苦旅》)、《房龙地理》(又名《人类的家园》)、《艺术》、《太平洋的故事》、《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生平与时代》、《托马斯·杰弗逊》、《西蒙·玻利瓦尔的生平与时代》。

三小姐:怎么想到推荐《圣经的故事》这本书?

文/宝木笑

六先生:有两方面的原因,情感的和理性的。

当今天我们谈论亨德里克•威廉•房龙的《宽容》的时候,仍然会带着某种微微的惊讶,觉得两千年的人类思想史,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西方文明史及宗教史竟然可以写的如此好看。当然,更多情况下,我们是被一种精神上的桀骜和潇洒折服,这是一本勇敢而深刻的书,毕竟在《宽容》出版的1925年,欧美的整体宗教环境仍然不乏严苛,像房龙这般敢于以基督教为解剖样本进行叙事的历史作家还是很少数。《宽容》最抓人的潇洒是房龙其时“另类历史”写作的开拓性,而其最为犀利的桀骜却在于一针见血地指出人类文明的动物性,初读《宽容》的微微惊讶也许更是一种看穿看透后的轻轻阵痛。

三小姐:情感的原因,这怎么讲?

但凡像《宽容》这种能够将宏大叙事举重若轻处理的作品,必然出自“剑走偏锋”的鬼才亦或“天纵英姿”的天才,房龙却似乎介于两者之间。19世纪的“80后”房龙在青少年时期并未表现出什么过人的天赋,相反在个人事业方面,房龙颇有些大器晚成,直到近40岁才凭借《人类的故事》一举成名。在这之前的岁月,房龙当过教师、编辑、记者和播音员等,接触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因此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构建在深厚人生阅历基础上的自嘲和嬉笑,更能感受到一种入木三分的深刻和远见。比起《文明的开端》、《人类的故事》和《圣经的故事》,其实《宽容》这本颇有些历史随笔性质的书让人觉得更贴近房龙,因为其中有一股悲天悯人的平和气质。

六先生:6月4日至12日咱俩去以色列、约旦、巴勒斯坦国旅行,看了很多与耶稣基督、使徒彼得有关的基督教纪念地。

然而,就《宽容》的主题来讲,却是极为沉重和宏大的。《宽容》的文本组织很巧妙,虽然题目取为“宽容”,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部讲述人类不宽容历史的著作,而房龙又以人类文明发展特别是西方宗教发展的历程来揭示这样的主题,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中世纪时期、文艺复兴时期直至近代,基本上西方思想的重要节点和人物事件都得到了涵盖,给人一种层层推进的设计感。从文本内容角度来讲,这部“不宽容史”很抓人,人们往往一边读一边感慨:“我的天,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我们似乎看到了人类文明的另一面,一边是柏拉图、伊拉莫斯、拉伯雷、蒙田、斯宾诺莎、伏尔泰等人对真理和宽容的苦苦求索和深切呼唤,另一边却是十字军东征、宗教裁判所……那里充塞着迫害、屠杀、酷刑、令人发指的暴行,浸透了血泊和泪水。房龙在未成名之前就有着颇具野心的创作追求,他的作品向来立足点极高,一定要努力从全人类的高度来观察和叙事,因而在阐述人类思想和文明发展史的同时带着难得的冷静和自省。

三小姐:耶稣受洗地、彼得献心堂、“苦路”十四站、鸡鸣堂……。一次终生难忘的旅行啊,既是感官的体验、也是心灵的洗礼。

正是在这种冷静和自省的基调下,我们才说《宽容》的主题并非仅仅是讲述人类文明史,亦或西方宗教史那样简单,甚至我们说这是一部叙事独特的“不宽容史”也与其主题有着些许差距。前面已经提到了,房龙最为犀利的桀骜在于一针见血地指出人类文明的动物性,如果一定要讨论房龙这部书的文本内核,也许用“基督已死”来形容并不为过。《宽容》的视角是西方中心的,特别是顺延基督教发展为主线,当最初古犹太人设立仪式,为受封君王、祭司者头上敷膏油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受膏者”即基督会成为后世耶稣的专指,而按照房龙的想法,耶稣在总督彼拉多执政时受难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时,依然不会想到他所宣扬的会成为后世最难以评说的人类文明组成大系之一。虽然我们没有必要考证房龙的个人信仰,但从《宽容》对基督教的叙事来看,他是完全坚守近乎无神论的理性的,即宗教只是人类思想史和文明史的产物,而不是凌驾其之上的天国。

六先生:遗憾的是,在此之前对《圣经》和基督宗教了解太少。

那么,“基督已死”何以可以成为《宽容》的主题内核,也许我们用人类文明的动物性悖反来进行注解就相对简单得多了。这仍然涉及到人类文明发展的问题,虽然房龙在提到基督教的产生和传播的时候毫不客气地冠以“桎梏的开端”的标题,但其仍然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尽管我觉得野人和土著最不懂得宽容,但我也明白,在那样恶劣的生存环境里,专制与独裁实属情非得已”。但从古希腊古罗马时期一直梳理到20世纪,一向行文活泼乐观的房龙依然只能给读者这样一个现状:“社会刚开始摆脱宗教偏执的恐怖,又得忍受随后更为痛苦的种族不宽容、社会不宽容以及其他不足挂齿的不宽容”。这仿佛一个莫比乌斯环,宽容是文明的最大标志和标准,对真理的求索和对自由的憧憬推动着人类思想的进步,然而精神与肉体在这其中更多扮演着纠结和对抗的角色,人类虽然一直坚定地认为“人”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称谓,但从整个人类文明史角度来看,动物性却永远深埋在人的基因里,它时刻在悖反着人类文明的走向和努力。

三小姐:那理性的原因,又该怎么讲?

与这种悖反相对应的,正是房龙在《宽容》中着重提出的人类不宽容的来源。在房龙看来人类不宽容的来源就是其分类标准本身,即可分为懒惰造成的不宽容、无知造成的不宽容、私利造成的不宽容。在普通人的生活中,懒惰造成的不宽容最为普遍,人们因为懒惰地抱着已成的世界观而无法接受不同的事物,比如父母看不惯孩子的奇怪行径,具有超前思想的先锋往往会被视为人类的敌人等。这实际上是人类“舒适区”动物性的最主要范畴,房龙的“懒惰”提法虽然显得有些戏谑,但不愿改变带来的不愿接受,不愿接受带来的无法宽容和敌视确实是一种最为普遍的不宽容。

六先生:这本书至少有三大看点。

顺着这样的思路,房龙提出了第二类不宽容,也是危害更大的不宽容——无知造成的不宽容。按照房龙的分析,一个无知的人为了给自己的缺乏寻找借口,大多会在灵魂中筑起一个自以为是的可怕堡垒,在上面他可以蔑视他所有的敌人,质疑他们活的理由,“非我族类其心必诛”并非完全指代一种狭隘,其更多是一种人类动物性的表象。在人类的原始社会阶段,由于对同类和自然知识的匮乏,“差异性”完全和后世文明中的“多样性”没有半点关系,“差异”意味着族群的不同,意味着食物和领地的争夺,意味着生存权的逼问。不管后世如何高唱福音,在各种宗教、政治甚至感情的迫害中,在各种冠冕堂皇和让人目眩神迷的理由背后,这种由于无知带来的激烈排他时时刻刻都在蛊惑着人类走向文明的反面。

三小姐:“事不过三”。咱先说第一大看点?

如果说懒惰和无知带来的不宽容充满着人类的动物性本能,那么房龙提出的第三类不宽容——私利也就是嫉妒引起的不宽容,则仿佛吃掉红苹果后被贬出伊甸园的人类始祖,带有着半人半兽的动物性。道金斯在那本红遍世界人类学和社会学圈子的《自私的基因》中同样对这种半人半兽的尴尬给予了充分的阐述,只不过在以“冷酷”著称的道金斯看来,正是这种动物性使人类得以在地球的万物竞争中脱颖而出。这样说来,作为这种看法更早的前辈的房龙确实更具人文情怀,面对这种“自私的基因”,《宽容》并未沾沾自喜,而是充满着一种客观的评价,这种客观也让这本书时刻保持着前文我们提到的一针见血的犀利:

版权声明:本文由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发布于pk10三码必中规律,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该知道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