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里有鬼

2020-01-16 15:04栏目:神话传说
TAG: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第三章:青石板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就比如说神明,神明哪里都可以见到,当然,我并不是指的真的声音,而是在那些寺庙之中作供奉的,佛像,甚至是家里的雕塑,那些原本看起来不起眼的神像,有些时候,在你看着他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奇怪,也许有一天你会想他会不会是活的呢?不知道吧,那现在我就给你讲讲一个关于神像的故事。

说到寺庙,相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还有袅袅的香烟,加上让人听了内心安静祥和的诵经声。 寺庙自古以来,都是人们祈福求平安的地方。可以说是一个十分吉祥的所在。 然而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其实寺庙,才是阴气最重的所在。因为寺庙,是连接阴阳两道,沟通人间和鬼神的通道。也就是两界的交汇处。所以说,寺庙才是阴气最重的地方。 奉劝大家一句,除了拜佛,祈福,求平安之外,尽量不要过多的在寺庙之类的地方停留。否则会沾染一身浓重的阴气,从而减弱自身的阳气。这样就容易遇到不好的东西,或者减弱运势。 所谓的不好的东西,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脏东西。也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鬼。 下面我们要说的这个故事,就是与寺庙有关的。当然对于别人来说,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而对于殷雄和我来说,这却是一件无比诡异的经历。 我叫落野,殷雄是我的同学,从小学开始到高中,我们都是同学,关系也很好,加上两家又是邻居,可以说我和他是发小。直到大学之前我们都是形影不离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好基友。大学我们是在不同的城市,所以才分开了。大学以后,各自工作了联系也就少了点,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的关系。因为他的名字殷雄发音和英雄差不多,所以从小他就有个外号——英雄。 他倒是也对得起英雄这个称呼,别的不说,从小他胆子就特别大,大到可以一个人半夜在坟地睡觉的那种。其实他的这一点我还是相当佩服的,从小就相当佩服。因为我这人胆子很小,别说半夜在坟地睡觉了,一个人独自走夜路我都会吓个半死。 就在前几天凌晨,他突然给我打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电话里他气喘吁吁的,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他。而且信号也不怎么好,声音时断时续,还伴着哧哧啦啦的噪音,就像有电波干扰一样。 和他的这次通话十分短暂,直到电话断线,我都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把手机随手扔到一边,我又接着睡了。可就在刚要睡着的一瞬间,脑海里突然回忆起他在电话里断断续续的说的几个词语—— 救我不要快别过来跑动不了了好冷 一瞬间,我突然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我在想,英雄肯定是出什么事了。翻身起床,打开房间里的灯,找到手机,赶紧给他打电话。可是听筒里传来的却是一个甜美的女声,并不是英雄的声音。我确定我肯定听过那个女声,只是我不知道她是谁。只听电话里那个女声反复重复着一句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反复拨打了英雄的电话好多次,每次都是这样,所以几次之后我也就放弃了,不再给他打电话,而是脑子里拼命回忆刚才电话里英雄到底说了些什么。可是想来想去直到想的头疼了,能记起的依然只是那几个词语。 坐在床边,点上一支烟,我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好朋友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有生命危险,我却丝毫都帮不上忙,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正难受着呢,我突然想到,前几天英雄和我说过的一件事。他说最近他曾经和一帮驴友去过一个很偏远的人迹罕至的无名大山里旅游。在那座大山的最深处,他们曾遇到一件奇怪的事。其实也不能算是奇怪,他们在大山深处的最高峰上,看到了一座破败的神庙。 那个神庙已经倒塌了一半了,实在是破败的不行。但是庙里供奉的那尊神像还算是完整,只是那尊神像他们没有一个人认识。而且那尊神像不像别的寺庙里的神像那样面目慈祥,给人一种安定宁静的感觉。这尊不知名的神像面目丑陋,表情狰狞无比,让人一看就觉得浑身发冷。真不知道是谁闲的没事做,在这个奇怪的的地方建了这所奇怪的神庙,还供奉了一尊奇怪的神像。

图片 1

他家的四川内江的一个小县城,不大,山多,而在这些山里面有一座庙宇,不知道多少年了,里面供奉的不是观音,不是佛,而是一尊不知道名字的神像,面容凶恶。由于不知道是什么神,在加上面容凶恶,所以这座庙是没有香火的那种的,虽然没有香火但这个庙却很干净,因为这个庙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看着,而这个老人也是一个怪人,这个人除了必要的采买外,是几乎从来不下山的,我的同事听他们那边的老人说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或者家人,周围的人基本上也都是叫他哑巴,因为基本上很少看到他说话,别人和他说话他也基本上不回。

在最后,英雄还神秘兮兮的告诉我,最奇怪的其实不是那些。最奇怪的一点,是他当看着那尊神像的时候,他脑海里仿佛听到那尊神像在喊他的名字。而且从那座大山里回来之后,他每天晚上都能听到那尊神像在喊他的名字。 听他说完这些,我不禁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可最后英雄又笑着告诉我说,他只是吓我的,其实他们在那间破庙里什么都没有遇到,而且他们还在庙里休息了一夜,并把庙里一些木材拆下来生火取暖。 现在想起这些,我开始怀疑英雄是不是又在故意吓我,他知道我从小就胆小,而他时常喜欢开开这种玩笑吓我。可是这次,我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觉得这次不会只是他开玩笑吓我那么简单。 一夜没睡,第二天天刚亮起来的时候,我就开车去了英雄家。敲了半天门,却没人开门。就在我不耐烦准备离开的时候,门终于开了,而开门的正是英雄。可是,见到英雄的一瞬间,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我感觉英雄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我又说不上他到底哪里和以前不一样。 有什么事吗?英雄语气有些冰冷的问我。 昨天晚上你在电话里和我说的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在意英雄的语气,尽管平时他都是热情而阳光的。每次一见到我也会显得开心无比,这次之所以这样冷淡,也许是他昨晚遇到了什么事而心情不好吧。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没有给你打电话。说完,英雄就直接关上了门,把我关在了门外。我因为关心他,一大早就跑来看望他,而他竟然这样对我,这让我十分愤怒。带着一肚子怒气转身离开了。 可是在回去的路上,我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对。首先,英雄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们不管再怎么闹别扭吵架,他也不可能直接把我关在门外。其次,我觉得英雄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我想明白了他哪里和以前不一样了。那就是他的眼神,以前的英雄,眼神里总是清澈而善良的。而我刚才见到的那个英雄,他的眼神是浑浊而阴冷的。 到底是什么在这短短的几天里改变了英雄呢? 接着,我想到了英雄说过的那间神庙,他一定是在庙里遇到了什么。我决定再回去找英雄,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等我再回去敲门,英雄死活也不给我开门了。我知道房间里是有人的,因为我听到里面有动静。但是英雄不给我开门我也没有办法,只好离开了。 回到家,我又开始考虑那个神庙的事。仿佛庙里有什么东西呼唤着我一样,我觉得我必须去那个庙里看看,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这个念头一出现,我就再也阻止不了它了。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我知道,我必须去一趟那个庙里了,就算不为了英雄,为了我自己我也必须要去。因为,如果不去的话,我会被心里这个强烈的念头折磨疯的。 英雄曾经告诉过我那个神庙的位置,经过一番周折,我在某天天黑之前,一个人站在了那间小庙的门前。这里确实如英雄在电话里所描述的那样,残破不堪。 站在庙门前,黑暗已经渐渐吞噬了周围的大山。而且,这浓浓的黑暗就像一只张开大嘴的怪兽一样,开始向着我和神庙扑过来。我似乎听到庙里有一个声音正在呼喊我的名字—— 落野落野落野 我仿佛看到庙里那个模糊的神像在像我招手。我走进去,借着黑暗完全吞噬神庙之前那一缕微弱的亮光,我看清楚了,庙里的神像并没有英雄描述的那样恐怖,那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塑像。但是,就在我看到那个普通人类塑像的瞬间,我却觉得它比英雄的描述更加恐怖千倍万倍。 因为,那个塑像就是英雄!

  他看着她,仿佛回到了五年前,那个时候她也说过和今天同样的话.......

而县城里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有说是什么盗墓贼的,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守着盗来的宝藏,也有说他以前是一个国民党的,来着是为了躲迫害,反正什么样的传闻都有,但都是没有根据的谣传,我的那个同事也是一个怪人,从小就喜欢往哑巴在的那个庙里跑,而哑巴也好像很喜欢我的那个同事,在别人面前话很少的他,总是会被我的同事缠着给他讲各种各样的故事,而哑巴也总是会给我同事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有一次那年我的同事在上高中的时候放假回到了他家,有一天又去找了哑巴,哑巴很高兴,于是就和我同事讲了一个这样的事。

“路上小心。”

原来在90年代初的一天,哑巴和平时一样,在打扫完,庙宇之后就坐在了,庙门口抽烟袋,而这时有三个人朝庙门的方向走来,等走到庙门的时候,那三个人中带头的就和哑巴说。他们是从外地来玩的,结果在山里面迷路了,想借宿一宿,哑巴没有说话一直盯着他们看,看了一会儿,那三个人中的一个也开口道他们不是坏人,只是真的想单纯的借宿一宿,哑巴看了看天色不早了就同意了他们的话,让他们进来庙,而三人进来庙之后就开始到处观察,好像在找什么似的,而哑巴也只当他们是没有看过这样的庙也不催他们,等他们看够了之后才叫他们到了后面住人的地方。

  她温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那是个下雪的清晨。他用自行车托着两麻袋的行李,自行车轮在雪地上走过的痕迹清晰可见。而在它的两边,是两个人的足迹。

到了晚上,由于那座庙还没有通电,晚上都是用蜡烛的,而哑巴担心那三个人不习惯,所以打算就把自己平时用的手电送去给那三个人,而当哑巴到了,那三个人住的房间的时候没有看到蜡烛的光,觉得是那三个人睡了,正要转身的时候,突然哑巴感觉被人用什么东西狠狠的打了一下晕了过去,等哑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了庙宇大殿里面的柱子上,而前面站的就是今天哑巴收留的那三个人,原来这三个人不知从哪里听到说这个庙里面有宝藏这样的谣言,于是起了歹心,就有也今天他们假装在山里面迷路到庙里借宿的这一出,这三人完全对所谓的宝藏迷了心智,对哑巴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完全不顾哑巴的死活,而哑巴一次又一次的辩解在他们三人看了完全就是为了保护宝藏,而且还想对哑巴更进一步的折磨。

  他去了城里读书,一个人。

就在哑巴有要晕过去的时候,哑巴看到了在那三个人的背后有一个高大的黑影,黑影的轮廓很像哑巴供奉了二十多年的不知名的神像。

  和他不一样的是,赖梓一直由她姨娘抚养到大,就如轻生女儿般带她,阿姨很支持她和梧桐一起走,但赖梓知道以后也许会接管姨娘的生意,便毅然决然地放弃去城里读大学。

之后哑巴就晕了过去,之后等哑巴再醒来的时候发现那三个人都已经死了,有一个胸口处被扎了一个洞,一个的太阳穴上被扎了一个洞,还有一个是被从脸上扎了一个洞,当时哑巴吓坏了,等哑巴看到了在大殿上平时自己供奉的神像的时候,更加吃惊了,那尊不知名的神像还是原来的影子,但平时神像手里拿的东西上两头都是鲜血,之后哑巴挣脱了绑住他的绳子跑下了山,报了警,而警察在看完现场之后,就带着哑巴回了警局做调查,一开始都怀疑是哑巴但由于证据不足只好把他放了。

  火车开动时,他抹开窗户上的雾,一个瘦小的身影小跑着追了很久,直到变成一个小点消散在凛冽的风中。

  在城里读书的那段日子常常熬得不见天日,老爹不支持他去读大学,一年中也没跟他通过几次电话。只有赖梓每天守着固定电话陪着只身在外的他。

  有段时间他的简直坠入了谷底,甚至怀疑自己离开清镇的抉择。

  冬夜,他抱着厚厚的一踏书准备回出租屋,刚出校门口便意外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路灯下徘徊……

  他不自觉地绕到她身后紧紧抱住她,就像迷了路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他的家。

  他哭了,他下巴贴着赖梓的头顶哭得撕心裂肺。

“梧桐你……”赖梓握住梧桐被冻干裂的双手。

“你什么都别说。”

回出租屋的路上,他们真的一句话也没说。  直到夜里,赖梓从床上钻进睡沙发的梧桐的被子里。

“怎么了?”

“我就知道你没睡。”

“你个女孩子怎么随便砖男人的被窝,快回床上去,这里太挤。”

他明显感受到黑暗中空气瞬间的凝固。

版权声明:本文由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庙里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