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教会大分裂的起因是什么?东西教会大分裂

2019-10-03 09:05栏目:世界史
TAG:

原标题:何新西方伪史考:意大利罗马的主教何时成为教皇?(1)

严伯钧

基督教东派教会与罗马天主教会在 1054 年的正式分裂。由于事件具体起因多与当时的君士坦丁堡宗主教阿卡西乌相关 ,故又称阿卡西乌分裂 。罗马帝国在公元4世纪末分裂之后,东西两部分在社会、政治、语言、文化传统等方面的差异,促成了基督教说拉丁语的西部派别和说希腊语的东部派别之间的分化。西部的罗马教会自以为是耶稣门徒彼得的继承者,坚持以为其在各宗主教区中拥有首席地位;东部的君士坦丁堡教会则在东罗马皇帝支援下与罗马教廷争夺势力范围;再加上教义方面的分歧,终于在 1054 年相互开除教籍,正式分裂为天主教和东正教。

《圣徒与罪人:一部教宗史》(埃蒙·达菲著,商务印书馆2018年 7月版)以简洁明了的笔法勾勒了教宗制度与欧洲文明发展的紧密关系,为我们理解人类历史上最为古老且存续至今的“天国王朝”,提供了一份引人入胜的入门地图。罗马主教因对教义的最高裁决权,使信仰体系呈现为历代教宗的旨意,而历代教宗的意志也因作为圣彼得的继承者而进一步神化。正因为教宗制度与帝国理念的结合,教宗和主教们在蛮族入侵时期和欧洲文明重建过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教宗制的巅峰与衰落第三章分析了11世纪以来教廷改革和教宗君主制走向巅峰,并在14世纪后趋向分裂的过程。教宗制与当代世界第五章探讨了从法国大革命到20世纪初的教宗历史。

何新西方伪史考:

看懂接下来1500年的西方艺术史,一定要有扎实深入的基督教知识做铺垫。

背景

欧洲;教宗制度;神学;世俗;帝国;天主教;教廷;罗马;埃蒙·达菲;教义

意大利罗马的主教何时成为教皇?(1)

今天我们会继续讲基督教的历史,昨天说到在公元393年的时候,基督教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国教,从此登堂入室,达到了空前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罗马大公教会和东正教会的分裂,是罗马帝国东西分裂之后多个世纪以来摩擦的结果。彼此之间在文化和语言上的隔膜和政治上的对抗,使罗马和君士坦丁堡的分歧不仅仅限于宗教问题上。纵然在诺曼人入侵、双方同在受外敌威胁的情况下,1054年东西方教会在君士坦丁堡召开的调停会议,仍然演变成一场互相控诉指责的大会,罗马教宗在此下诏革除了东正教会的教籍。

奥斯卡·王尔德说过一句颇具哲理的话:“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未来。”个人或团体在历史进程中往往呈现出多重面相,存在2000余年的教宗制度更是如此。《圣徒与罪人:一部教宗史》(埃蒙·达菲著,商务印书馆2018年7月版)以简洁明了的笔法勾勒了教宗制度与欧洲文明发展的紧密关系,为我们理解人类历史上最为古老且存续至今的“天国王朝”,提供了一份引人入胜的入门地图。

(2013-10-20)

信仰基督的宗教不止一个,有天主教、东正教,还有新教,这些教派都是基督教的分支,它们合起来可以并称为基督教。

本来过往双方在宗教信仰的问题上鲜有共识。例如在反影象争辩之中,为了是否可以向影象敬拜,双方已闹得不和。在三位一体之神性的问题上,圣灵是由圣父"和子"而出,还是由圣父"透过子''而出等神学问题,成为在君士坦丁堡大主教阜丢斯时期的剧烈争论。至于最后的决裂,却是政治因素多过神学争议,特别是罗马教会的权威受到挑战。教宗宣称自个的地位凌驾于其它的宗主教之上,而君士坦丁堡则以为罗马与各宗主教是平等的。

埃蒙·达菲(Eamon Duffy)是英语学界“修正主义史学”的代表人物,主要研究领域为15—17世纪的不列颠宗教史,其作品致力于扭转人们对中世纪晚期天主教的偏见,呈现出与传统史学叙述迥然不同的画面。作为罗马教宗历史委员会委员,达菲并不讳言自己的信仰,并坚信这部教宗史经得起学界批判和时间考验。自1997年初版以来,这部作品已被翻译为意大利语、德语、葡萄牙语、荷兰语等多种语言,并多次增订修改。此次的中译本由中山大学教授龙秀清执笔,概述了从使徒彼得到约翰·保罗二世时期整个教廷的历史。

图片 1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在中世纪的1000年里,基督教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因

教宗制的建立与发展

教皇的三重冕,象征教皇之:训诲、圣化、治理三项神权

一、罗马帝国分裂:东罗马帝国和西罗马帝国

罗马

全书按照时间顺序分为六大部分。第一章处理的是罗马帝国时代教宗制度与早期教会的发展。在天主教传统中,罗马城作为彼得和保罗两位使徒的殉道之所,具有永恒的意义和权威,而作为使徒之长的圣彼得也被视为罗马第一位主教和第一任天主教教宗。在早期历史发展中,罗马与君士坦丁堡、安提阿、亚历山大里亚以及耶路撒冷并立为五大宗主教区。之后,罗马逐渐接受“君主式主教”(monarchic epscopate)的形式,在神学争议上充当上诉法院,掌握教义的最高裁决权,并通过确认大公会议教令的方式体现自身首席权。在罗马主教使徒传承通过立法形式加以发扬的过程中,使其对各教区管理相似于皇帝对帝国的统治模式。罗马主教因对教义的最高裁决权,使信仰体系呈现为历代教宗的旨意,而历代教宗的意志也因作为圣彼得的继承者而进一步神化。

中国学界至今仍很少有人了解真实的基督教历史和教会史。

基督教刚刚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时是统一的,世界上只有一个基督教。直到君士坦丁大帝搞了一次迁都,把当时罗马帝国的首都从罗马搬到了一个叫君士坦丁堡的地方(现在的伊斯坦布尔)。

公元70年,罗马人占领耶路撒冷,基督宗教的中心自然转移到当时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

第二章从民族大迁徙写到公元1000年,着重讨论格雷戈里一世对欧洲文明的影响,并以教宗为枢纽解释了基督王国东西两端的纠缠与分裂。正因为教宗制度与帝国理念的结合,教宗和主教们在蛮族入侵时期和欧洲文明重建过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达菲在此处简要涉及了早期一些神学争议,但他描绘这些神学教义上的“路线之争”,并非为了论证哪种理解才是正统的,而是要说明各方争论不休的核心诉求是教义的阐释权,也就是争夺教会与救恩的最高权威。作为“中世纪的第一位教宗”,格雷戈里一世是西欧走向稳定、恢复统一的中流砥柱,在他统治期间,基督王国迅速向原来的帝国边境扩展。这个帝国从罗马帝国变身为普世教会,原先的帝国行省制度也逐渐为各教区的联合运作所取代。进入8世纪后,在加洛林家族的帝国再造与拜占庭人帝国重建的夹缝中,教宗的选择不仅影响欧洲未来发展路线,也开始为欧洲君主的新秩序赋予合法性。

然而,教皇在欧洲中古时期,拥有超乎世俗君王而与中国皇帝近乎对等的地位;因此若不了解基督教和教会史,就无法研究及理解欧洲和西方文化的历史;也就无法理解世界中古史。因为西方的政治史其实就是宗教史。所以,目前国人关于古代、中古欧洲史和近代世界史的著作,其史料和论点无不可疑。

当时罗马帝国非常庞大,但在君士坦丁大帝去世后就没有再出现像他这么有能力的君主,可以一个人管理好如此巨大的帝国。公元395年的时候,君士坦丁大帝的孙子狄奥多西大帝觉得自己死后,也没人能够管得住这么大的国家。

根据圣经记载,罗马非常早就有了基督徒,保禄曾给在罗马的基督徒写了著名的罗马书,并亲自在罗马居留了二年。根据教会的圣传,伯多禄是罗马的首位主教。这两位宗徒最终都在罗马殉道。

教宗制的巅峰与衰落

自从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后,欧洲的国王权力一直是由教皇授予的。直到今天,仍然如此,国王或者女王即位须由教皇加冕表示承认。

于是,他在临终前把国家托付给两个儿子,让他们各管一块,否则这两个儿子肯定要争夺皇位。因此,罗马帝国就分成了两块,分别是东罗马帝国和西罗马帝国。

因此,罗马教会在初期教会中一直享有极高的威望。在此期间,教宗亦试图在一些教会事务中扮演权威的仲裁者的角色。公元325年,在尼西亚召开了基督宗教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普世大公会议--尼西亚大公会议,在大公会议所颁布的法令中,罗马教会列于各地方教会之首。

第三章分析了11世纪以来教廷改革和教宗君主制走向巅峰,并在14世纪后趋向分裂的过程。达菲以利奥九世、格雷戈里七世和英诺森三世等教宗为核心,将教士独身制改革、隐修院改革以及十字军东征融为一体。正如标题“国家之上”所表明的,达菲认为这一时期教会凌驾于世俗权力之上,教宗享有高于君王的尊威,与加洛林模式乃至奥托模式形成极大差异。这一状况似乎是教宗制度发展中的异数,却从多个方面深刻改变了西欧历史进程。然而,随着14世纪以后民族国家的兴起,加之阿维农之囚和大公会议运动的相继出现,教宗制度逐渐丧失早期所取得的权力,整个教宗制度改革似乎又回到原点,这期间所形成的若干理念却仍在之后的历史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那么,教皇是何时取得这种权力的?教皇权力真是来自基督、来自神授的吗?西方的史学出于各种原因,对这类问题一向讳莫如深。本系列文则拟揭开这个秘密。

注:狄奥多西大帝是最后一位统治统一的罗马帝国的君主。临终前,将罗马帝国分给两个儿子,封于霍诺留(Honorius)西罗马,阿卡迪乌斯(Arcadius)东罗马。

新罗马

当民族国家羽翼足够丰满之时,教宗的触角无法再深入到世俗政治之中。

图片 2

狄奥多西大帝把基督教变成国教,并在罗马帝国境内设立了五大教区,分别是罗马、君士坦丁堡、亚历山大(现在埃及境内)、安条克(现在叙利亚境内)以及耶路撒冷,这是罗马帝国境内的五大城市。还任命了五个主教(可以认为是五个大祭司),分别管理各自地区的宗教事务。

330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迁都拜占庭,将该城改名为君士坦丁堡,又名新罗马。

第四章主题是“抗议与纷争”,着重描绘文艺复兴到法国大革命之前的历史,这也是达菲本人的主业。这一时期,教宗一方面成为文艺复兴活动的支持者,另一方面也成为社会不安定的影响因素。他们的道德败坏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而世俗贵族家庭对教会事务的干预也前所未见。各种因素混杂催生宗教改革,随着宗教改革与“反宗教改革”斗争的展开,各种类型的教宗纷纷登场,达菲的书写也呈现了那个时代汇聚心酸、愤怒、纵欲、虔诚为一体的波澜壮阔的历史。

【教皇权力的由来】

罗马帝国分裂成东罗马和西罗马后,如何处理东西教会之间的地位就变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哪一边的宗教才是正统,这个事很难说得清。

381年,召开了基督宗教历史上的第二次普世大公会议--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这壹次大公会议将君士坦丁堡教区提升为牧首区,而君士坦丁堡牧首的排名仅次于罗马教宗。

教宗制与当代世界

教皇的拉丁文原词“Papa”,本意为“父亲”,也被称为长老,宗教意义为教父、主教或教宗。

二、东西教会的矛盾:谁才是正统,谁才是老大

451年召开的第四次普世大公会议--卡尔西顿大公会议上通过的第28条法令,将君士坦丁堡牧首提升至与罗马教宗并列的首席地位。

第五章探讨了从法国大革命到20世纪初的教宗历史。这部分的描述非常细腻,尤其是庇护七世与拿破仑的故事格外引人入胜。从法国大革命开始,西欧社会结构彻底断裂,教宗在拿破仑时期和此后的民族国家发展过程中举步维艰,常受到世俗政权的干涉甚至羞辱。与此同时,社会思潮的巨大变化,使得从中世纪盛期到特伦特会议所建立的教会训导体系在世俗层面走向崩溃。教宗重新回归首席主教和教义裁决人的角色,基督教君主则严格限制教宗的世俗权力。高扬教廷是天主教世界心脏的越山主义(ultramontanism)逐渐形成,使教宗成为教会看得见的核心。19世纪中后期以来,教会不得不面对日新月异的世界,不过多数教宗采取守旧的姿态,在达菲看来,这事实上烧毁了教廷通往现代世界的桥梁。

基督教兴起之初,主教的责任只是主持一个基督教教区的传教和宗教事务,并没有管理教民世俗事务的政治权力。所有主教的权力起初也都是平等的,并没有谁具有宗教皇帝的意义。

1.西罗马帝国:主教是耶稣门徒圣彼得

根据大公会议的法令,教宗之所以拥有首席权乃是因为他是帝国首都罗马的主教的缘故,故此,帝国的新首都的主教也拥有与罗马主教相同的首席权。

第六章以“上帝的喻示”为题,分析了20世纪的教宗和当代世界生活的关系。该版本只写到本笃十六世,而最新的英文版已经写到教宗方济各。在这一部分中,我们明显感受到达菲作为天主教“自由派”的神学思想底色。庇护十世统治期间发布了著名的《反现代主义宣言》,被达菲称为“永不妥协的时代”。二战之后这种倾向更为明显,召开了第二次梵蒂冈大公会议的约翰二十三世,被达菲称为“历史上最受爱戴的教宗”,而本笃十六世的当选则被他视为保守主义的回潮。

版权声明:本文由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东西教会大分裂的起因是什么?东西教会大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