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史杂谈之八:战斗利器

2019-12-18 04:06栏目:世界史
TAG:

原标题: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上)

原标题:法75野战炮:两次大战装备情况(中)

图片 1

揭秘马恩河战役的经过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8-07-09/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马恩河战役简介 在对马恩河战役简介前需要说明这次战役共两次,第一次马恩河战役又名马恩河奇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西部战线的一次战役。这场战役发生在1914年9月5日至12日。在这场战役中,英法联军合力打败了德意志帝国军。 马恩河战役照片 第二次马恩河战役或 ...

马恩河战役简介

在对马恩河战役简介前需要说明这次战役共两次,第一次马恩河战役又名马恩河奇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西部战线的一次战役。这场战役发生在1914年9月5日至12日。在这场战役中,英法联军合力打败了德意志帝国军。

图片 2

第二次马恩河战役或称雷姆斯战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西方战线发生于1918年7月15日至8月6日的战役,是西方战线中德军最后一次发动大规模攻击的战役。德军最后失败了,因为由法国军队领导的联盟军队反击,制服了德军,而德军遭受严重的伤亡。

接下来详细的马恩河战役简介,1914年9月5日,法第6集团军先头部队与德第1集团军在乌尔克河西岸遭遇。法军首次使用汽车把第6集团军一部由巴黎运往前线。克卢克发觉右翼和后方受到威胁后,命令所部于8日全部撤至马恩河北岸,遂与第2集团军之间出现宽50公里的防御间隙。6日,法第5集团军和英远征军从德军防御间隙地带穿插,8日逼近马恩河,构成对德第1集团军的包围态势。同时,德第2集团军业已暴露的右翼

也面临被围的危险。9日,德第1、第2集团军被迫后撤。德军在其他地段虽略占上风,但鉴于第1、第2集团军所面临的态势,毛奇于10日下令全线停止进攻,撤至努瓦永至凡尔登一线。马恩河战役虽然德军战败,但是最终保持了实力,以上便是马恩河战役简介。

马恩河战役的经过

马恩河战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先开始的一场战争,事实上马恩河战役是经历了两次,第一次是在1914年9月份开始的,经过八天的会战,德意志帝国终是败给了英法联军。第二次马恩河战役则发生在1918年7月份,同样也是法国联盟军战败了德军。就让我们一起详细来了解一下马恩河战役的经过吧!

图片 3

1914年9月5日,法国的先遣部队和德国集团军在乌尔克河的西部岸上开始交火。法国军队则动用了1200辆汽车来增援兵力,这使得德军倍感威胁,于是克卢克命令军队全兵撤到马恩河北边,而法国和英国的军队则开始对马恩河岸边的德军进行围攻,德国两个集团军都已经是面临着被包围的危险,由于看到了自己所面临的形势,指挥官毛奇遂下令全线停止进攻,第一次马恩河战役的经过就是这样,结果就是英法联军获胜。

而第二次马恩河役德军统帅部计划从蒂耶里佛跳堡和埃纳河两地突破法军防线,然后向巴黎发动攻势,以此来夺取战争的最终胜利。但协约国的军队则是增调部队绝地反攻,在战争中,德国军方面损失惨重。并最终在马恩河战役中彻底失败。

马恩河战役的经过就是这些,两次会战之后,德国完全丧失了战争的主动权,也使得德国在西方战线中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入侵没有能够得逞,这一方面英法联军英勇作战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德军骄兵必败的后果。

马恩河战役的第一意义

马恩河战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西部战线的一次战役,这场战役发生在1914年9月5日至9日。马恩河战役的第一意义就是英法联军合力打败了德意志帝国军。第一次马恩河战役战役是一战的一个关键时刻。由一战爆发起,德军已成功地侵入比利时和法国东北。

图片 4

但是在9月5日,法国第六军向进攻巴黎的德军反击,防止法国的首都被德军占领。德军在9月9日至13日的撤退实质上结束了德军的施里芬计划。在这个战役中,法国军方使用了大约600辆出租车来运送6000名法军后备军到前线。双方共投入超过2百万名士兵参与这次战役,英法联军有大约263000名军人伤亡,而德军有250000士兵伤亡。

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装备 与使用情况

不过,正所谓盛极而衰,凡 尔登战役也是“75小姐”逐渐失宠 的一个转折点——尽管挂着万能火 炮的名头,但作为一支“巨型步 枪”,伴随着步兵进攻的节奏,向 敌人不断喷射大量榴霰弹弹丸才是 这门炮的本份。可惜的是,在马恩 河会战后,英、法联军的反攻也在 德军在埃纳河仓促构筑的堑壕防线 前趋于停止。此后,双方都力图通过“奔向大海”迂回包围对手,结 果是双方都开始大挖堑壕阻击对 手。福尔金汉在9月份接替小毛奇 出任德军总参谋长。此人上任伊始 就命令把堑壕一直挖到北海边,防 备英军在弗兰德地区实施迂回。盟 军则朝着另一个方向,把堑壕挖到 了瑞土边界。比利时人把守北海段 防线,法国防守索姆河至瑞士边 界,中段由英军担纲主力。由此, 横贯西线战场的巨型堑壕体系成 了困扰交战各方4年的噩梦。由于 战局被纵横交错的堑壕、机枪和 铁丝网“僵住”,炮兵很难再有机 会推着火炮跟随步兵的刺刀冲锋陷 阵,“75小姐”能够发挥的作用也 就很有限了。事实上,在残酷现实 面前,交战各方在最短的时间内学 会了自中世纪以来的所有堑壕战经 验,这使得中小口径火炮的战场价 值直线下降。

法国75毫米口径的多功能移动加农炮是一种革命性的设计,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 这门炮已经存在了17个年头,但直 到这场战争爆发,性能上出其右者 的同类仍未出现。事实上,由于将 这门炮视为“镇军之宝”,当法国 人在1914年8月开始对德国人展开 “复仇之战”时,1897年型75毫米 速射野战炮(以下简称“法75”) 已经成为了法国炮兵的全部——除 了22个连的海岸炮兵外,1 000多 个4门制野战炮兵连的4 100门“法 75”便是法国炮兵的全部了,以至 于我们完全可以将这门炮视为法国 炮兵本身。而随着战争进程的不断 延伸,军方对“法75”野战炮的需 求量更是直线飙升,以至于皮托兵 工厂的那点产能很快变得杯水车 薪,国营的布尔日兵工厂、沙托鲁 兵工厂、圣艾蒂安兵工厂以及私营 的施耐德兵工厂先后加入了生产的 大合唱,在整个战争中,“法75” 的产量因此高达17 500门。与“法 75”装备和生产数量相对应的,自 然是天文数字般的弹药问题。不过 与火炮的生产不同,战争一开始, 大部分75毫米炮弹的生产就委托给 了私人企业——这其中包括汽车业 巨头雪铁龙,对于炮弹生产,他的 组织管理才能得到了极大的发挥, 不仅使炮弹日产量创下5万枚的纪 录,而且由于组织得当,使妇女也 可参与工作,从而让更多的男人可 以抽身参战。

图片 5

译者按:法国75毫米加农炮的推出是普法战争以后法国复仇主义思潮在军械设计领域的体现,是法国爱国主义精神的化身;一个曾经骄傲的民族是不那么轻易认输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是法国对德国的复仇之战。

图片 6

随着德国人堑壕体系的不断 完善,“75小姐”只能勉强骚扰壕 沟中德军的好梦,在大多数情况 下,法军发动的强攻只能占领少量 前沿堑壕,而且精疲力尽的进攻者 很快就会被对手强大的预备队赶回 原地,一场毫无意义的屠杀就这样 暂告一段落。而在炮兵对炮兵的炮 战中,“75小姐”更是境况悲惨。 与榴弹炮不同,“75小姐”采用产 生高初速的定装药也许能较好地达 到给定的射程,但是在实际应用时 弹道曲线的形状,特别是在近距离 上可能会过于平伸。换句话说,法 国的“75小姐”本质上是一种直射 的中口径加农炮,所以德军大口径 榴弹炮可以凭借较高的仰角,隐藏 在崚线后方依托地形掩护来射击。 德军榴弹炮发射的炮弹不再是喷洒 出钢珠与破片的榴霰弹,而是整颗 塞满炸药的薄壁榴弹,5毫米厚的 钢制炮盾抵御的再也不是弹片,而 是足以使炮兵七孔流血的剧烈“冲 击爆风”。事实上,只要德国人的 150毫米榴弹炮射击80~100发,就 可以完全歼灭一个法军“法75” 连,这种灾难已经不止一次发生。 这就意味着“75小姐”之所以仍能 在凡尔登战役中“挑起大梁”,实 际上不过是法军一时半会还无法获 得足够多的“重炮”而已,“失 宠”只是时间问题。

一支巴伐利亚步兵团的士兵从战壕中爬出来,悄无声息地穿过一片荒凉的无人地带,向着法军的阵地摸过去。如果德军能够通过突袭方式突破法军的防线并获得立足点,那么他们就能够打破西线僵持的战局。当德国士兵们越来越接近法军的防线时,他们的心中越来越焦虑和恐惧,希望他们在暴露的易受攻击的旷野中不被法国人发现。

不过,仅仅是大量的私人企 业参与还并不能满足前线的需求。 大战爆发的时候,法国陆军炮弹总 库存量还不到500万发,更夸张的 是,如果详细计算法军炮兵主力的 炮弹库存量,每一门炮可发射的弹 数甚至不到1 300发,相较于“法 75”的惊人射速,全法国的75毫米 炮弹可以在2小时内射光。法军只 有这一点点的炮弹库存量,是因为 战前推算每月最高消耗弹药数为10 万发,因此500万发炮弹足够让法 国打4年,但没想到仅仅在1914年 开战后的短短几个月,法军的月平 均耗弹量就达到了90万发。无奈之 下,在1915年3月,法国政府只得 与很多所谓的“承包商”签约,大 量的手工作坊也加入了“法75”的 炮弹生产。然而,在利益的驱使 下,有些奸商开始偷工减料,其结 果造成了弹药的品质严重下降,很 多前线的“法75”在射击时莫名其 妙发生了大量炸膛或是难以抽壳的 事故,以至影响到了火炮本身的声 誉和军队的士气。为了解决这个棘 手的问题,法国陆军派出此时已经 升任上校的德维尔来负责监督弹药 的生产品质。事实证明,德维尔上 校对此很有一手,在弄清造成弹药 质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后,德维尔上 校改进了生产流程,并将其整理为 一份半官方的说明文件下发给各个 承包商,这使75毫米弹药质量下滑 的势头总算被抑制住,“法75”又 成为一种倍受士兵信赖的可靠武器 了——“75小姐”的昵称开始响彻 世界。

其实早在1914年10月马恩河 会战尚未完全结束时,法国战争部 部长就第一次公开地承认他们需要 一种更具威力的武器来取代“法 75”。而“75小姐”之所以会在 “凡尔登战役”中被过分吹棒,其 原因不过是由于法国人在凡尔登的 土地上几乎流血至死,但是法兰西 民族精神却因此到达了一个全新的 境界——虽然他们付出了极大的代 价,虽然最后解救法国人的是英国 远征军在索姆河发动攻势,但是法 国上上下下还是认为他们是这场消 耗战最后的胜利者,表现活跃的 “75小姐”也因此受益。不过,在 随后越发令人乏味的堑壕战中, “法75”的射程和威力都偏小,地 位逐步被射程更远、威力更大的 90、120乃至155毫米重炮所取代。 当然,失宠后的“75小姐”仍在战 场上保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凭借轻 巧灵活的战场机动性和超高射速, 作为“游动炮”在步兵进攻前以榴 霰弹破坏敌人的铁丝网;或是成为 一个浑身充满戾气的“怨妇”,用 芥子气、光气弹拨洒着“不人道” 的毁灭;要不就是被装在“拖拉机 底盘”上,成为“圣·沙蒙”这类 战场怪物的一部分,在引擎的轰鸣 和履带的隆隆作响声中,向敌人猛 烈开火;甚至还被架在特制的炮架 上,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姿态,将榴 霰弹射向空中……总之,第一次世 界大战中的“法75”,是以一种毁 誉掺半的姿态打满全场的,“前半 场志得意满,后半场风光不在,但 仍然保持了足够的活跃”。

当法军的探照灯猛然亮起照射着德军进攻部队的时候,德国人发现他们的希望破灭了。在1英里以外,一个4门1897型75毫米口径火炮组成的法军炮兵连,清晰可见;在战场上直接可视的情况下,法军的火炮可以直接将炮火倾泻到大群冲锋的德军队伍中。炮兵连长下达了每门火炮射击30发炮弹的命令,每个炮组都尽可能迅速地发射他们的炮弹。无人地带马上成为了爆炸的气浪和横飞的弹片的地狱,德国人持续的进攻被瓦解了。当德国人溃退和撤回他们相对安全的堑壕的时候,法军阵地上欢声四起;但是75毫米炮的轰击还没有停止。法军炮兵继续向逃跑的德国人发射了80发炮弹,双方对峙僵持的局面再次恢复了。

单就火炮的装备规模和弹药 消耗而言,贯穿整场战争始终“法 75”都扮演了重要角色,然而要客 观评价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实 际战场价值,却是一件困难异常的 事情,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视角, 做出了太多不同的解读。不过,我 们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马恩河会 战和凡尔登战役中,“法75”发挥 了决定性作用。1914年8月~9月的 马恩河会战,是“法75”第一次也 是最后一次按照战前已经被反复推 敲的战术被投入使用。“日子一天 天过去,对时间的消逝已经麻木, 进攻、防御、反击交替,尸体在堑 壕间如山丘般隆起。”这是描写第 一次世界大战的名著《西线无战 事》中的片段,它再现了吞噬无数 生命的堑壕战景象。然而,在大战 刚启的马恩河战役时,事情还不是 这个样子——最初的战斗仍是运动 战和进攻战,而“法75”正是为这 样的战斗而设计的。

图片 7

1897型火炮的制造

图片 8

一战结束后,1897年型75毫 米速射野战炮已经“芳龄”21岁 了,按照军事装备的标准,早已迈 入暮年。但令人吃惊的是,“75小 姐”的“青春”却长得不可思议, 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轻巧的结 构、适中的口径和超高的射速,带 来所谓的“万能性”。一战结束之 后,“法75”继续作为波兰军队炮 兵主力参加了惨烈的苏波战争。到 1939年9月1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时“法75”仍是法国和波兰炮兵部 队的主要装备,其中大部分被作为 反坦克火炮使用。在两次世界大战 之间,法军仍然保有如此数量“法 75”是令人吃惊的,但这其中的原 因却非常复杂。事实上,从1921年 至1930年,法国困窘的财政状态的 确让法军无力采用新型火炮,但法 国军方也鼓动国会拒绝拨款给陆军 采购新型火炮,造成这种怪相最重 要的一个原因是,法军认为给法兰 西带来胜利的是他们的准则,而非 武器。根据上一次大战的经验教 训,法军高层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 下一次战争必胜的公式,虽然可能 效果比较“缓慢”,但保证会为法 兰西再次带来胜利。因为这样的因 素,法军高层在已经找到了“必杀 秘技”的情况下对发展新式武器的 兴趣就显得不那么大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法国1897型75毫米加农炮是一种射速快、精确可靠的火炮,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几乎成为协约国方面加农炮的典范。这种火炮是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生产的,其设计细节受到法国政府最为戒备森严的保护。75毫米炮的服役期限很长,一直使用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尽管在1890年代坦克还没有出现,75毫米炮的通用性使其足以作为反坦克炮使用。几十年以后,75炮仍然在喷射着怒火,持续地担任着火炮和反坦克炮的角色。

1914年9月4日,法军侦察机发 现克鲁格的部队从巴黎东北擦过, 由西向东移动,巴黎城防司令加利 埃尼马上意识到机会来了,“绕开 巴黎的德国人把自己的侧翼送给了 我们”,他决定尽快对德军暴露的 右翼展开侧击。加利埃尼将自己的 部署电告霞飞,并建议在德国第1 集团军必经的巴黎东郊马恩河进行 一次会战。9月5日,克鲁格的德国 第1集团军在向第2集团军靠拢的过 程中遭到法国第6集团军的阻击, 双方发生激烈的交战。就在德国第 1集团军和法国第6集团军打得难解 难分之际,法国第5集团军和英国 远征军的6个师突然于9月6日凌晨 在马恩河北岸发起全线反攻,几万 名法国士兵推着上千门“法75”向 德国人扑来。法军要求其速射炮必 需能够在发现敌人的瞬间——无 论对手是一群步兵还是一个炮阵 地——以最高射速发射3发炮弹去 “窒息”敌人。法军相信这样猛烈 而快速的射击,可以软化任何敌人 的抵抗意志,从而使接续蜂拥而来 的法国步兵可以轻松占领阵地,击 溃敌人。也许这种战术在后来饱受 质疑,但至少在马恩河会战中却实 实在在地收到了效果,后来成为法 国陆军总司令的罗贝尔·尼韦尔将 军也因此一战成名。

责任编辑:

1897型炮的研制始于19世纪后期火炮的军备竞赛时期,爆炸物和冶金技术的进步使得当时能够制造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火力凶猛的火炮,但是有一个问题困扰着设计师们,那就是后坐力。那些足够小巧和轻便便于运输的轮式野战炮,炮筒在每次射击以后差不多都会由于后坐力而从轮子上弹跳起来。这就造成在下一次射击之前,都要把炮筒复位并且再次瞄准。如果这种炮的自重能够吸收后坐力,那么马匹就拉不动这种重量的火炮了。消除后坐力系统被发明出来了,但是没有一种能够能够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加农炮在开火时炮筒仍然还在跳跃。

图片 9

1892年,法国炮兵主任查尔斯 马蒂厄将军,获得了一份德国的秘密报告,内容涉及一种使用“长后坐力”原理的革命性的新型火炮。这种武器已经进入了试验阶段,但是试验失败了。但是马蒂厄的好奇心被激起来了,他叫来了在布尔日国家兵工厂的负责人,问他这种设计是否可行。这位负责人回到了他的兵工厂和其他的工程师与军官们商讨了这件事。他们就此事商量了三天,回来之后报告马蒂厄说这种设计根本不可行。马蒂厄很失望但是没有就此放弃。他联系了巴黎郊外皮托的另一家兵工厂,沙蒂永-科茫蒂( Chatillon-Commentry Gun Foundry)枪炮铸造厂的主任,阿尔贝特 狄坡上校,他把德国炮的图纸拿去研究了三天。当狄坡回来的时候,他对马蒂厄说这种炮确实可以造出来。

版权声明:本文由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战争史杂谈之八:战斗利器